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坏人 华人 发明 自己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顶部广告位

8小时56个问题 一文读懂巴菲特跟芒格对种种投资问题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2018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於当地时间5月5日在美国內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举办,此次大会盛况空前,来自寰球各地约四万人涌入奥马哈的城核心体育馆內,来凝听「股神」巴菲特和老搭档芒格的投资圣经,他们在此次会议上回答了投资者关心的56个问题,波及中国机会、退休与人问题、增持苹果与科技股投资、加密货幣、投资理念等等,两位白叟甚至还回懟了特斯拉CEO马斯克。

  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取得成功主要在於成功释放了中国人的发明潜力,一个国度要发展就应该像中国这样致力於开释民眾创造力。巴菲特表示,「中国人聪慧,勤恳,必定拥有美好的经济远景」。

  而在5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有关投资中国市场的问题。巴菲特称,如果我有10亿美金,我可能会去跟美国经济体相当的市场进行投资,因为那些市场可能会更有机会,我会先去找这种机会,然后找到边际利润率比公司更好的(投资標的)。他说,除了中国和美国,你可能不会再到別的国家找到投资的设法,规模以及地理都是需要考虑到的。

  巴菲特说,中国有很多机会,中国市场是年轻而庞大的市场,市场的年龄和有效率的成长是成正比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已经在中国找到他可以取得的「猎物」了。

  巴菲特补充说道,「终极,中国会变成和美国一样壮大的经济体,虽然这还需要一段时光,然而固然和美国经济机制不同,中国也有很好的经济机制。」

  只管面临著成长的懊恼,但「中国领有光亮的未来」,巴菲特老搭档芒格说道。他还指出,与美国比拟,中国市场现在要廉价得多。

  巴菲特出身1930年於8月30日。他说,到今年8月的时候,我就88岁了,又是8月,所以是888,「8」是中国人最幸运的数字,所以你看88岁、8月,那个时候我们要並购某一个公司是最好的时机。

  巴菲特回答说,我已经半退休多少十年了。他指出,公司副董事长Greg Abel和Ajit Jain他们投资方面都做的非常精彩。他们每个人都管理120到130亿美金的资產。现在的股本已经到达非常可观的数字,长期的债券也是如斯。他们现在经营的都非常好,当然自己自身还是付一局部的义务。

  巴菲特泄漏,伯克希尔团体各子公司的61位高等经理人都不会向他汇报工作,副董事长Greg Abel和Ajit Jain将负责他们的工作。

  他表示,「Ajit Jain与Greg Abel升职后,情形並没有大的转变,他以为,本人在最活泼的时候,就开端进入半退休状况了。」

  巴菲特回答了股东当前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一旦他不再担负首席履行官,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收购企业时是否会变得艰苦?伯克希尔哈撒韦(港媒常称为巴郡)在收购企业时以「选择买家」的声誉而著称。在被收购之后,企业的治理者被容许以绝对自治的方式继承经营自己的企业。这一荣誉赞助伯克希尔哈撒韦以比私募公司等其他买家略低的价钱收购公司。

  巴菲特对此並不觉得担忧。「这个名誉现在属於伯克希尔哈撒韦,」他说。「对於那些关怀自己生意的人来说,我们当然是他们的第一取舍,将来也将会是第一抉择。」

  伯克希尔哈撒韦同样以在市场低迷期进行大型交易而著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资產负债表的庞大规模,让这家公司援救了类似高盛、通用电气等企业。

  巴菲特在5月4日晚间表露信息称,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第一季度中买进了7500万股苹果股票,这一消息推进苹果股价在周五创下了歷史新高。

  在巴菲特股东大会现场,巴菲特向腾讯《一线》透露了买苹果的原因。巴菲特称,主要是看重现金流好的消费品,「高科技不是我的能力圈」。巴菲特表示:“这是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如果你看看苹果,我认为它的收入几乎是美国第二大利润率公司的两倍。

  巴菲特对苹果上个月宣告的价值10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规划表示十分讚同。巴菲特说,股票回购会减少市场上流通的股票数量,伯克希尔公司在苹果的股份将自行增长。巴菲特表示,没有看到苹果可以用现金购买的可以增加苹果公司收入的大型並购对象。芒格表示,他虽然不讚成所有的股票回购策略,但是这对苹果公司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一位持有伯克希尔股票23年的股东问及巴菲特在美国错过谷歌和亚马逊,而中国也有腾讯(00700-HK)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未来伯克希尔是否会考虑对高科技投资的策略改变时,巴菲特和芒格进行了反思。

  巴菲特说:「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关注了亚马逊。我认为贝索斯做到了一件濒临奇跡的事情,而问题是,如果我认为一件事是奇跡,我往往不会下注。」对於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巴菲特表示他一开始就看关注了股票,但不能確定在其目前价格的基本上,前景能好很多。

  而对於为什么素来没有买微软股票的问题,巴菲特则回答称,在早期的时候,对我们来说有一点很明白,投资科技股就是一个很笨拙的行为。当比尔盖茨来到我们董事会之后,甚至在更早之前,因为我们暗里是很好的友人,虽然私下是很好的朋友,伯克希尔来买科技股,买微软的股票,还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他们的收益起伏太大了,我和比尔盖茨两个人在这方面的解读不一样,会受到大家的一些质疑。他会告知我他的看法,但我一直尝试防止去做一些事情。我只会听外部人的看法,自己没有太多的特长,我一直在尝试避免这一点。有一些我们单子上面没有的东西,我们就不要去碰了。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说那么好的东西,你们买一些公司,他就会马上变得异常好,你不必花六个月的时间去买这样一个股票。但有时候我觉得有些东西不是我们所必要的,如果我做了一个愚昧的决议,会让我们丧失很大。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在一个电话会议中提到:「我觉得护城河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概念」,参会者就此提问巴菲特「沃伦,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发生改变,你觉得埃隆-马斯克这一点说得对吗?」

  巴菲特在答复发问时表示,技术不能把所有业务全都牟取走,技巧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它可能是一些年青小孩的幻想。

  芒格先回答了这个提问,他说,马斯克说传统「护城河」错误,最好的「护城河」是竞爭力,这一点当然没有错。但一方面这个说法又长短常荒诞的,沃伦不是要挖河註水,他只是说一个经济护城河的概念,我觉得马斯克缓缓会適应他这个观点的。

  巴菲特隨后表示,我觉得有很多行业一直都践行「护城河」这个真理,但竞爭节奏越来越快了,现在越来越多「护城河」可能在受到更多侵略,很多產业不断被袭击。

  他说,有时候这些「护城河」非常强大,你一直希望能抵御其他人的进攻,一直在加宽「护城河」,当然马斯克可能会带来某些行业的顛覆,但我想他不会在糖果方面和我们展开竞爭,我觉得他不是我们这方面的对手,在糖果业,我们是老大。

  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投资哪些產品?巴菲特说,我投的產品,希望你把產品送出去人们都想亲你一口而不是打你一耳光。

  他表示,都是对这种情势进行投资,来下自己的赌註,像苹果的產品也是因为iPhone带来了一种风潮,「我觉得这是很主要的」。兴许这样会断定错,但直到目前为止自己在美国运通和可口可乐的投资上判定还是正確的。

  巴菲特说,如果我们在可口可乐刚创造时就投资可能会做得更好,虽然那时看起来比较愚蠢。我们后来还是做了投资,现在还在喝可乐,我们没方法在很早期没有证据时就作出很好的判断,我们还是需要进行很久的分析,看看消费行为,看看消费品是不是在各种环境下都能很好地生存时再去做投资的决定。

  他说,多出去逛逛看看就可以学到的一些常识,你可以对一些產品產生很好的印象,这种印象可以支持你对它进行过细地剖析,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也是投资的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你的本能。

  巴菲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消费品仍旧是非常好的带来投资回报的领域,全球在这方面的需要依然很高,有些处所仍将坚持。

  航空业务是巴菲特和芒格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中念叨的话题之一。考虑到伯克希尔哈撒韦目前在该领域占有超过100亿美元的投资,这一点並不令人感到惊奇。

  巴菲特表示「这是一个竞爭残暴的產业。问题是它是否是覆灭性竞爭的產业?在一些时候,航空產业的运力达到80%甚至更高。公正地说,在未来5年或10年內,它们的运力都将在歷史最高的运力经营。实际上,它们目前的投资资本回报率相称高。我认为它们的投资回报率超过了联邦速递和UPS。」

  在巴菲特股东大会期间,在问到对照亚迪(01211-HK)怎么看时,巴菲特向腾讯《一线》表示,这是查理芒格少有的,直接告诉我,「买吧」的股票。

  谈到对电动车的见解,巴菲特称,我有很多电动车范畴的朋友,他们做得都很好。巴菲特股东大会中表示,无人车将给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和铁路业务形成了真正的威逼。「对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而言,无人卡车带来的要挟远远多於机会,」他说。「如果无人车变得遍及,那仅仅是因为它们更保险。这象征著汽车相干损失的总体经济本钱将会降落,这将会下降汽车保险公司GEICO的保费收入。」

  巴菲特表示,很多人希望通过交易加密货幣致富,特別是看到自己的街坊已经通过这个机会致富了,就会去投契,我觉得结果不会太美好。

  他说,加密货幣好像因为稀缺、只能挖出这么多从而变得可贵,但你细心想一下,它到底能產出什么东西?什么都没有。

  他说,(对於加密货幣)实在你都是依附別人用更高的价格来接盘,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还会卖给下一个人,以拿到更多钱,很多时候大家都在尝试这种情况,而最后的终局都不是很美妙。

  巴菲特说,我觉得加密货幣最后结果会很糟,因为它们没有產生任何和这个资產相关的价值,而且你还会面临一些可能很快会產生的新问题,包括汇率等,都是一些很棘手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查理-芒格补充说,我甚至比你还討厌加密货幣,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头脑混乱的反响,很多加密货幣的交易人,我认为简直太恶心了。好像那些人在交易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时候,你说我也不能落后,我也要加入其中,这是什么逻辑?

  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微信的移动支付在中国做得非常好,这对美国运通来说是一个小的阴影,会影响到美国运通的发展。

  他表示,很多股票我们都是回过火思考它的內在价值,但我觉得美国运通这边还是渐渐能看到远处的阴影,这就是中国微信在这个领域给它带来的影响。

  美国运通公司是国际上最大的游览服务及综合性财务、金融投资及信息处置的环球公司。 美国运通公司创建於1850年,总部设在美国纽约。伯克希尔持有其约17%的股份。

  他同时表示,美国运通现在的业务做得非常出色,此外,美国运通也在不断增加自己的凈值,从第一季度的财报看来它做得很好,在英国、日本、墨西哥,收益超过了15%甚至更多,而且还是以当地本国货幣衡量的。

  巴菲特最后强调,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支付系统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主动支付会是什么样的,任何一个行业都在不断变迁,我们以前也经歷过,我们以前甚至买过纺织品这种註定要失败的行业,但我们现在在这方面也积聚了很多教训。

  巴菲特终场时首先介绍了包含微软开创人比尔·盖茨在內的12位缺席此次会议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

  根据财报,该公司一季度归属於股东凈亏损11.38亿美元,2017年同期盈利40.6美元,为9年来首度亏损;归属A类股股东亏损6.92亿美元,去年同期盈利24.69亿美元。

  对此,巴菲特表示,「所有这些出来的数字並不是完完全全展示我们商业或者生意上进行实际的状况,而是我们现在营业出来的结果。」

  巴菲特称,这一次的结果比每个季度都差能人意,特別是在股票,还有一些其余的营收上的表示。在保险以及在支撑保险的这些方面,利润表现较好;铁路公司也有增添。此外,美国税改的产生,也对公司经营有极大的辅助。

  在开始接受第一个提问前,巴菲特通过自己过往的一个投资故事来向与会股东介绍「应该怎么样去思考投资,而不是说老是去预测这个时期我们正在经歷什么,而是要从长期去看」。巴菲特认为,买股票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理念,「在你终生的投资行为当中,只需要有这样一个宗旨,就是长期的坚持,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

  就这一点而言,巴菲特表现出了他固有的乐观情感。他指出,在他的一生中,人们一直在说美国变得更加。「这么多年来,美国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但美国真的在提高。」他的回答中充斥了事实例证。(美国的歷史还没有达到他春秋的三倍)

  巴菲特称,只有你信任美国的这个市场,你如果不断地去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老是去听这些达观的新闻的话,就会影响到你的投资。所以我们一直以来,美国的经济一直都有很大的顺风,作为投资者,你在这样的顺风环境下,你一直不会失败。由于你一直投资美国的经济,这种利益是无可比拟的。而不是说你要去买那些完全没有產出的东西,这两者是不能相提並论的。或者你会花很多钱雇那些投资的参谋,也是不会收到你真正可以拿到的收益的。

  有股东提问:在长期漏水的船上,你们会不会斟酌换到另外一艘船上?而不是一直坚持在这艘漏水的船上。现在富国银行会计上有这样的丑闻,如果富国银行一直都是这样一艘长期漏水的船,伯克希尔会觉得,应该什么时候换一艘船呢?

  巴菲特回答说,富国银行这家公司也证实了他们这种所谓的激励机制,这种激励机制是错误的,这样一种景象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他们之后是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工夫去做的,我不知道他们详细是怎么做的,做的怎么样。但是我想强调,如果我们去疏忽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富国银行他们有一个这样的激励,激励人去做一些比拟猖狂的事情,是我们想去禁止的。

  在伯克希尔,有时候人们做事做得不好我们是知道的,我们不希望有三万三千七百人都做得那么好,我也不知道在我们讲话的期间,他们就已经在犯错了,我们不希望去进行这种错误的激励。

  假如说我们找到了问题,我们必须马上开始进行改正,这是最要害的。富国银行没有这么做,这是一个最大的毛病。

  所以,我想,今天你已经否认过错了,並且能够及时解决,我们必需要立刻开始做,所以这件事件是我一辈子在做的一些工作,已经可能把这些让人不高兴的问题解决,但有时候这些问题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但我想,总归是可以做好的。很显明,到底实际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每一个组织裏面不断地都会做出一些极真个货色。富国银行,我想在持续运作的这一条件下,除了这一次的问题之外,在其他方方面面仍是经营的不错的。

  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最近有消息说你和亚马逊、摩根大通一起达成了一个配合来挑衅现在的医保体系?

  对巴菲特来说,医疗用度是一个他很爱好的话题,他指出,医保已经从1960年美国GDP的5%,现在已经上涨到大略18%的惊人数字,而且之后可能还会继续上涨。60年代的时候,人均医保支出只有170美金,现在已经超过1万美金。每一美元都要花到实处,这个成本切实难以蒙受,而医保已经成为影响美国竞爭力的一个蠹虫。

  巴菲特说,如果这个三方协作最后能胜利,我们是在挑战现有这个非常僵化的產业系统,当然不仅是就医保论医保,我谈的是更普遍的產业,我希望確保不就义医疗保健品质的前提下改良全部医保系统。这不仅仅是从一个公司出发的念头,而是为改善整个系统而动身的动机。所谓医保行业的「护城河」,我们也希望在今后真正把它挑战下来,如果我们失败,我们也希望有后继者能成功。

  腾讯证券讯 2018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於当地时间5月5日在美国內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举行,此次大会盛况空前,来自全球各地约四万人涌入奥马哈的城中央体育馆內,来聆听「股神」巴菲特和老搭档芒格的投资圣经,他们在此次会议上回答了投资者关心的56个问题,涉及中国机会、退休与人问题、增持苹果与科技股投资、加密货幣、投资理念等等,两位老人甚至还回懟了特斯拉CEO马斯克。

  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取得成功主要在於成功释放了中国人的创造潜力,一个国家要发展就应该像中国这样致力於释放民眾创造力。巴菲特表示,「中国人聪明,勤奋,必然拥有美好的经济前景」。

  而在5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有关投资中国市场的问题。巴菲特称,如果我有10亿美金,我可能会去跟美国经济体相称的市场进行投资,因为那些市场可能会更有机会,我会先去找这种机会,而后找到边际利润率比公司更好的(投资標的)。他说,除了中国和美国,你可能不会再到別的国家找到投资的主意,规模以及地舆都是需要考虑到的。

  巴菲特说,中国有许多机遇,中国市场是年轻而宏大的市场,市场的年纪跟有效力的成长是成正比的,老错误查理-芒格已经在中国找到他能够获得的「猎物」了。

  巴菲特补充说道,「最终,中国会变成和美国一样强大的经济体,虽然这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虽然和美国经济机制不同,中国也有很好的经济机制。」

  尽管面临著成长的烦恼,但「中国拥有光明的未来」,巴菲特老搭档芒格说道。他还指出,与美国相比,中国市场现在要便宜得多。

  巴菲特诞生1930年於8月30日。他说,到今年8月的时候,我就88岁了,又是8月,所以是888,「8」是中国人最荣幸的数字,所以你看88岁、8月,那个时候我们要並购某一个公司是最好的机会。

  巴菲特回答说,我已经半退休几十年了。他指出,公司副董事长Greg Abel和Ajit Jain他们投资方面都做的非常出色。他们每个人都管理120到130亿美金的资產。现在的股本已经达到非常可观的数字,长期的债券也是如此。他们现在经营的都非常好,当然自己本身还是付一部门的责任。

  巴菲特透露,伯克希尔集团各子公司的61位高级经理人都不会向他汇报工作,副董事长Greg Abel和Ajit Jain将负责他们的工作。

  他表示,「Ajit Jain与Greg Abel升职后,情况並没有大的改变,他认为,自己在最活跃的时候,就开始进入半退休状态了。」

  巴菲特回答了股东当前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一旦他不再担任首席执行官,伯克希尔哈撒韦在收购企业时是否会变得难题?伯克希尔哈撒韦(港媒常称为巴郡)在收购企业时以「选择买家」的声誉而著称。在被收购之后,企业的管理者被许可以相对自治的方式继续经营自己的企业。这一声誉帮助伯克希尔哈撒韦以比私募公司等其他买家略低的价格收购公司。

  巴菲特对此並不感到担心。「这个声誉现在属於伯克希尔哈撒韦,」他说。「对於那些关心自己生意的人来说,我们当然是他们的第一选择,未来也将会是第一选择。」

  伯克希尔哈撒韦同样以在市场低迷期进行大型交易而著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资產负债表的庞大范围,让这家公司救命了相似高盛、通用电气等企业。

  巴菲特在5月4日晚间披露信息称,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第一季度中买进了7500万股苹果股票,这一消息推动苹果股价在周五创下了歷史新高。

  在巴菲特股东大会现场,巴菲特向腾讯《一线》流露了买苹果的起因。巴菲特称,重要是重视现金流好的花费品,「高科技不是我的才能圈」。巴菲特表示:“这是一家令人难以相信的公司,如果你看看苹果,我认为它的收入简直是美国第二大利润率公司的两倍。

  巴菲特对苹果上个月发布的价值10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打算表示非常讚同。巴菲特说,股票回购会减少市场上流畅的股票数目,伯克希尔公司在苹果的股份将自行增加。巴菲特表示,没有看到苹果可以用现金购置的可以增加苹果公司收入的大型並购对象。芒格表示,他虽然不讚成所有的股票回购策略,但是这对苹果公司来说是最好的挑选。

  一位持有伯克希尔股票23年的股东问及巴菲特在美国错过谷歌和亚马逊,而中国也有腾讯(00700-HK)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未来伯克希尔是否会考虑对高科技投资的策略改变时,巴菲特和芒格进行了反思。

  巴菲特说:「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关注了亚马逊。我认为贝索斯做到了一件靠近奇跡的事情,而问题是,如果我认为一件事是奇跡,我往往不会下注。」对於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巴菲特表示他一开始就看关注了股票,但不能確定在其目前价格的基础上,前景能好很多。

  而对於为什么从来没有买微软股票的问题,巴菲特则回答称,在早期的时候,对我们来说有一点很清晰,投资科技股就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当比尔盖茨来到我们董事会之后,甚至在更早之前,因为我们私下是很好的朋友,虽然私下是很好的朋友,伯克希尔来买科技股,买微软的股票,还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因为他们的收益起伏太大了,我和比尔盖茨两个人在这方面的解读不一样,会受到大家的一些质疑。他会告诉我他的见解,但我一直尝试避免去做一些事情。我只会听外部人的意见,自己没有太多的专长,我一直在尝试避免这一点。有一些我们单子上面没有的东西,我们就不要去碰了。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我们,说那么好的东西,你们买一些公司,他就会马上变得非常好,你不用花六个月的时间去买这样一个股票。但有时候我觉得有些东西不是我们所必要的,如果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会让我们损失很大。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在一个电话会议中提到:「我觉得护城河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概念」,参会者就此提问巴菲特「沃伦,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发生改变,你觉得埃隆-马斯克这一点说得对吗?」

  巴菲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技术不能把所有业务全都攫取走,技术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它可能是一些年轻小孩的妄想。

  芒格先回答了这个提问,他说,马斯克说传统「护城河」不对,最好的「护城河」是竞爭力,这一点当然没有错。但一方面这个说法又是非常荒谬的,沃伦不是要挖河註水,他只是说一个经济护城河的概念,我觉得马斯克慢慢会適应他这个观念的。

  巴菲特隨后表示,我觉得有很多行业一直都践行「护城河」这个真谛,但竞爭节奏越来越快了,现在越来越多「护城河」可能在受到更多侵犯,很多產业不断被袭击。

  他说,有时候这些「护城河」十分强盛,你始终盼望能抵抗其别人的进攻,一直在加宽「护城河」,当然马斯克可能会带来某些行业的顛覆,但我想他不会在糖果方面和我们开展竞爭,我觉得他不是我们这方面的对手,在糖果业,我们是老大。

  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投资哪些產品?巴菲特说,我投的產品,希望你把產品送出去人们都想亲你一口而不是打你一耳光。

  他表示,都是对这种形式进行投资,来下自己的赌註,像苹果的產品也是因为iPhone带来了一种风潮,「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也许这样会判断错,但直到目前为止自己在美国运通和可口可乐的投资上判断还是正確的。

  巴菲特说,如果我们在可口可乐刚发现时就投资可能会做得更好,虽然那时看起来比较愚蠢。我们后来还是做了投资,现在还在喝可乐,我们没措施在很早期没有证据时就作出很好的判断,我们还是需要进行良久的分析,看看消费行为,看看消费品是不是在各种环境下都能很好地生存时再去做投资的决定。

  他说,多出去走走看看就可以学到的一些知识,你可以对一些產品產生很好的印象,这种印象可以支持你对它进行细致地分析,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也是投资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你的本能。

  巴菲特在回答提问时表示,消费品仍旧是非常好的带来投资回报的领域,全球在这方面的需求仍然很高,有些地方仍将保持。

  航空业务是巴菲特和芒格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中议论的话题之一。考虑到伯克希尔哈撒韦目前在该领域拥有超过100亿美元的投资,这一点並不令人感到惊讶。

  巴菲特表示「这是一个竞爭残酷的產业。问题是它是否是灭绝性竞爭的產业?在一些时候,航空產业的运力达到80%甚至更高。公平川说,在未来5年或10年內,它们的运力都将在歷史最高的运力运营。实际上,它们目前的投资资本回报率相当高。我认为它们的投资回报率超过了联邦速递和UPS。」

  在巴菲特股东大会期间,在问到比较亚迪(01211-HK)怎么看时,巴菲特向腾讯《一线》表示,这是查理芒格少有的,直接告诉我,「买吧」的股票。

  谈到对电动车的见地,巴菲特称,我有很多电动车领域的朋友,他们做得都很好。巴菲特股东大会中表示,无人车将给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和铁路业务构成了真正的威胁。「对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而言,无人卡车带来的威胁远远多於机遇,」他说。「如果无人车变得普及,那仅仅是因为它们更平安。这意味著汽车相关损失的总体经济成本将会降低,这将会降低汽车保险公司GEICO的保费收入。」

  巴菲特表示,很多人希望通过买卖加密货幣致富,特別是看到自己的邻居已经通过这个机会致富了,就会去投机,我觉得结果不会太美好。

  他说,加密货幣好像因为稀缺、只能挖出这么多从而变得名贵,但你仔细想一下,它到底能產出什么东西?什么都没有。

  他说,(对於加密货幣)其实你都是依赖別人用更高的价钱来接盘,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还会卖给下一个人,以拿到更多钱,很多时候大家都在尝试这种情况,而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美好。

  巴菲特说,我觉得加密货幣最后结果会很糟,因为它们没有產生任何和这个资產相关的价值,而且你还会见临一些可能很快会產生的新问题,包括汇率等,都是一些很辣手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查理-芒格弥补说,我甚至比你还討厌加密货幣,对我来说,这几乎就是一种脑筋凌乱的反映,良多加密货幣的交易人,我感到简直太恶心了。似乎那些人在交易一些完全不意思的时候,你说我也不能落伍,我也要参加其中,这是什么逻辑?

  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微信的挪动支付在中国做得非常好,这对美国运通来说是一个小的暗影,会影响到美国运通的发展。

  他表示,很多股票我们都是回过头思考它的內在价值,但我觉得美国运通这边还是慢慢能看到远处的阴影,这就是中国微信在这个领域给它带来的影响。

  美国运通公司是国际上最大的旅游服务及综合性财务、金融投资及信息处理的环球公司。 美国运通公司创破於1850年,总部设在美国纽约。伯克希尔持有其约17%的股份。

  他同时表示,美国运通现在的业务做得无比杰出,此外,美国运通也在一直增长自己的凈值,从第一季度的财报看来它做得很好,在英国、日本、墨西哥,收益超过了15%甚至更多,而且还是以当地本国货幣权衡的。

  巴菲特最后强调,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支付系统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动支付会是什么样的,任何一个行业都在不断变迁,我们以前也经歷过,我们以前甚至买过纺织品这种註定要失败的行业,但我们现在在这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经验。

  巴菲特开场时首先介绍了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內的12位出席此次会议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

  依据财报,该公司一季度归属於股东凈亏损11.38亿美元,2017年同期盈利40.6美元,为9年来首度亏损;归属A类股股东亏损6.92亿美元,去年同期盈利24.69亿美元。

  对此,巴菲特表现,「所有这些出来的数字並不是完完整全展现我们贸易或者生意长进行实际的状态,而是咱们当初营业出来的成果。」

  巴菲特称,这一次的结果比每个季度都差强人意,特別是在股票,还有一些其他的营收上的表现。在保险以及在支持保险的这些方面,利润表现较好;铁路公司也有增加。此外,美国税改的发生,也对公司经营有极大的帮助。

  在开始接收第一个提问前,巴菲特通过自己过往的一个投资故事来向与会股东先容「应当怎么样去思考投资,而不是说总是去猜测这个时代我们正在经歷什么,而是要从长期去看」。巴菲特认为,买股票只须要坚持一个简略的理念,「在你毕生的投资行动当中,只要要有这样一个主旨,就是长期的保持,你晓得你做的是什么」。

  就这一点而言,巴菲特表现出了他固有的乐观情绪。他指出,在他的一生中,人们一直在说美国变得更加。「这么多年来,美国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但美国真的在先进。」他的回答中布满了事实例证。(美国的歷史还没有达到他年龄的三倍)

  巴菲特称,只要你相信美国的这个市场,你如果不断地去受到这些人的影响,老是去听这些悲观的消息的话,就会影响到你的投资。所以我们一直以来,美国的经济一直都有很大的顺风,作为投资者,你在这样的顺风环境下,你一直不会失败。因为你一直投资美国的经济,这种好处是无与伦比的。而不是说你要去买那些完全没有產出的东西,这两者是不能相提並论的。或者你会花很多钱雇那些投资的顾问,也是不会收到你真正可以拿到的收益的。

  有股东提问:在长期漏水的船上,你们会不会考虑换到另外一艘船上?而不是一直坚持在这艘漏水的船上。现在富国银行会计上有这样的丑闻,如果富国银行一直都是这样一艘长期漏水的船,伯克希尔会觉得,应该什么时候换一艘船呢?

  巴菲特回答说,富国银行这家公司也证明了他们这种所谓的激励机制,这种激励机制是错误的,这样一种现象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他们之后是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去做的,我不知道他们详细是怎么做的,做的怎么样。但是我想强调,如果我们去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富国银行他们有一个这样的激励,激励人去做一些比较疯狂的事情,是我们想去制止的。

  在伯克希尔,有时候人们做事做得不好我们是知道的,我们不愿望有三万三千七百人都做得那么好,我也不知道在我们讲话的期间,他们就已经在出错了,我们不生机去进行这种错误的鼓励。

  如果说我们找到了问题,我们必须马上开始进行纠正,这是最症结的。富国银行没有这么做,这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所以,我想,今天你已经承认错误了,並且能够及时解决,我们必需要马上开始做,所以这件事情是我一辈子在做的一些工作,已经能够把这些让人不愉快的问题解决,但有时候这些问题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但我想,总归是能够做好的。很显著,到底实际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每一个组织裏面不时地都会做出一些极其的东西。富国银行,我想在继续运作的这一前提下,除了这一次的问题之外,在其他方方面面还是经营的不错的。

  有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最近有新闻说你和亚马逊、摩根大通一起达成了一个合作来挑战现在的医保系统?

  对巴菲特来说,医疗费用是一个他很喜欢的话题,他指出,医保已经从1960年美国GDP的5%,现在已经上涨到或许18%的惊人数字,而且之后可能还会继续上涨。60年代的时候,人均医保支出只有170美金,现在已经超过1万美金。每一美元都要花到实处,这个成本真实 未审难以承受,而医保已经成为影响美国竞爭力的一个蛀虫。

  巴菲特说,如果这个三方合作最后能成功,我们是在挑战现有这个非常僵化的產业系统,当然不只是就医保论医保,我谈的是更广泛的產业,我希望確保不牺牲医疗保健质量的前提下改善整个医保系统。这不仅仅是从一个公司出发的动机,而是为改善整个系统而出发的动机。所谓医保行业的「护城河」,我们也希望在今后真正把它挑战下来,如果我们失败,我们也希望有后继者能成功。

推荐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开着轿车骗老人,杞县这个女子真是坏透了!
  • 不法游商不让卖东西就自残 警察制止小腿被扎伤
  • 马哈蒂尔否认是独裁者:自己得到了人民的支持
  • 茅台领导班子再调整:设专职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 200多座坟墓被浸泡 村民称相邻公司私挖水沟所致
  • 最新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